• <table id="iik22"></table>
    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評論 >

    高調進入輔導期 國臺酒業闖關IPO勝算幾何?

    2019-11-06 09:13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隨著習酒官宣叫停上市計劃,醬酒第二股爭奪戰花落誰家的大猜想在業內成為討論熱點。國臺酒業副總經理王美軍此前高調宣布,國臺酒業進入輔導期,預計于明年4月份申報IPO,從而成為醬酒第二股的大熱選手。上半年業績增速66%,2019全年業績有望突破20億,一組華麗的數據讓國臺酒業上市之路看上去一路坦途。然而,業內人士卻指出,在光鮮之下,國臺酒業仍存在規模小、高庫存高負債、品牌影響力較弱等諸多隱患。對于國臺酒業上市等相關內容,酒訊記者通過微信采訪國臺酒業副總經理王美軍,但截至發稿前,并未得到任何回應。

    隱憂一:營收規模尚小

    酒訊記者從國臺酒業備案材料披露的財務數據中了解到,2016年至2018年,國臺酒業營收分別為3.61億元、5.42億元、11.44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2034.97萬元、1.02億元、2.47億元。從以上的數據不難看出,國臺酒業近三年的業績和凈利潤可以用“爆發式”的增長來形容。

    酒訊記者調查發現,業績水漲船高有賴于2017年國臺酒業推出的“股權激勵計劃”政策。政策一出吸引了蘇糖公司、粵強酒業、酒仙網、1919、名品世家等大商入局,由此也奠定了國臺酒業這幾年“爆發式”增長基礎。

    然而,搶眼數據卻很難提高國臺酒業在行業間的地位。與上市白酒企相比,國臺酒業無論是營收還是凈利潤都處于隊伍尾部。其2018年營收規模僅高于業績持續低迷的ST椰島以及面臨退市風險的ST皇臺。

    在醬香酒的熱潮下,郎酒、國臺都在搶奪上市先機。國臺酒業18年營收剛破10億,而與此相比,郎酒集團18年營收突破百億。在營收規模上,國臺酒業和郎酒還存在一定距離。

    白酒專家蔡學飛認為,一線酒企的門檻是營收100億元,區域強勢酒企的門檻是30億元-50億元。因此,從業績來看,國臺酒業屬于典型的區域中小型酒企,缺少全國品牌影響力。

    隱憂二:庫存高企

    除營收、凈利潤規模處于低位之外,國臺業績高速增長背后還隱藏著周轉率的隱憂。酒訊記者了解到,國臺酒業18年存貨情況高達12.16億元,遠高于18年全年營收。在業內看來,高庫存阻礙將是國臺酒業上市的絆腳石之一。

    對此,白酒行業專家蔡學飛表示,國臺的爆發一是來源于醬香品類的增長,二是來源于大招商,招商的存活率在市場的運營下還是未知數。只有高庫存、高負債的運作模式才能支撐這種規模的增長,而這種增長方式是非良性的。

    據了解,2017年國臺酒業發布一款國臺·國標酒,并喊出10億元銷售目標。然而,理想性感,現實骨感。酒訊記者在終端走訪中發現,國臺·國標酒在煙酒店的覆蓋率不高,和平里幾家煙酒店老板均表示醬酒品牌除了茅臺之外,其他品牌銷量均一般,國臺消費者認知度較低。超市發、家樂福、沃爾瑪等大型超市國臺酒甚少出現。

    除了線下渠道表現差強人意之外,線上渠道銷售也表現平平。酒訊記者分別查看了國酒、習酒在天貓商城上的銷售量,售價188元53°紅習酒,月銷548筆。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同等價位區間里,售價199元53°國臺匠心陳釀酒,月銷僅40筆。同區間價位產品,線上渠道月銷差距13.7倍。(注:以上數據為截至發稿前數據)

    對此,業內專家蔡學飛表示,國臺的業績增長是依靠醬香品類增長和全國性招商的結果,沒有經過市場檢測,其庫存過高可能正是產品動銷率較低的表現;其次是國臺無論是企業規模還是品牌影響力,都是典型的區域酒企,缺乏品牌認知與核心主導產品,短期內難以形成差異化競爭優勢,除此之外,截至2018年底,國臺酒業負債金額為19.2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58%。

    隱憂三:喜憂參半的業外資本

    國臺酒業能順利進入上市輔導序列當中,不得不提其大股東天士力集團。據官網顯示,1999年天士力控股集團收購了一家茅臺鎮老字號酒廠,國臺酒業應運而生。20年來,天士力集團持續加大對國臺的投資力度,截至目前,天士力集團累計投資達40億元。

    對此,在業內人士看來,除了雄厚的資金支持以外,天士力本身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有相應的公司品牌做背書,對國臺的快速發展是有幫助的。但從另一方面看,資本的逐利性不利于品牌的長遠發展。時至今日,業外資本進入白酒行業往往以失敗告終,幾乎沒有成功案例。

    酒訊記者查閱資料發現,自2001年國臺酒業創立以來,國臺酒業先后發生了七次股權轉讓,大股東國臺酒業集團持股比例由67.25%降至50.58%,股東達到22個。其中,除了閆希軍控制的部分企業外,超過半的股東為各類投資公司和酒業貿易公司。投資公司進入使得國臺酒業前后共增資六次。

    在蔡學飛看來,資本的需求是天士力的第一動力,業外資本進入白酒行業看重的是白酒行業的高毛利,業外資本的參與增加了企業的經驗風險,從長遠來看,不利于品牌的健康增長和持續性發展。如果國臺酒業能成功在2020年上市,天士力控股集團無疑做了一筆超級劃算的生意。反過來看,投資酒業20年,也是時候要回報了。

      關鍵詞:IPO 國臺酒業  來源:藍鯨財經  佚名
      (責任編輯:李磊)
    • 上一篇:白酒與消費“距離產生美”?
    • 下一篇:沒有了
    • 商業信息
      34亚洲无码
    • <table id="iik22"></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