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iik22"></table>
    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評論 >

    白酒業"一超兩強"格局強化 次高端白酒誰能沖出重圍

    2019-11-05 10:02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高大、寬闊的貴州茅臺展廳前,企業與參觀者互動不多;而在今世緣、山西汾酒等白酒企業的展臺前,則呈現出企業與觀眾的互動,邀請觀眾品酒,發放小瓶裝白酒作為紀念品。”以上是記者在9月18日第十四屆中國國際酒業博覽會上觀察到的情景。

    2019年中秋節前后,媒體報道稱,53度500ml裝飛天茅臺的出廠價是969元,官方定價是1499元,但在很多地區,其價格已被經銷商和黃牛爆炒,飆升至在2600元以上,目前市場實際零售價在2600元以上。其實,不難看出,其價格高漲的背后,不僅意味著消費者對茅臺酒的鐘愛有加,更意味著市場對高端白酒需求的持續增加。

    茅臺錨定的對象是收入水平高,價格敏感度相對較低的消費人群,喝茅臺早已成為一種高端奢侈消費。不過,對普通消費者而言,茅臺等高端白酒也日漸展露出“高冷”氣質,而這也給市場上次高端白酒企業帶來了可觀的成長空間。

    “一超兩強”格局強化

    中國酒業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0年全國白酒產量為890.4萬千升,2016年上升至1358.4萬千升,其后白酒的產量有所回調,2018年全國白酒產量871.2萬千升,2018年規模以上白酒企業銷量854.7萬千升。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近年來,中國白酒企業每年減少一百家左右。也就是說,在白酒產銷量回調的過程中,有大量小酒企被淘汰。

    與此相對應的是,高端白酒地位得到了強化,行業“一超兩強“格局已經形成。

    資深酒業分析師、海納機構總經理呂咸遜稱,“價位決定地位”是白酒行業的中長期規律。高端白酒的競爭,核心并非規模之爭,而是產品價位的競爭。白酒企業之間,產品價格超越之后,才有可能在未來形成公司規模的超越。

    從這個角度來看,白酒行業的“一超”是指茅臺,一瓶飛天茅臺的零售價格已突破2000元;“兩強”是指五糧液瀘州老窖。第八代經典五糧液2019年零售價也已站在千元以上;而國窖1573預計不會晚于2020年的春節前再次提升出廠價,主打產品的單價僅次于五糧液。

    事實上,通過A股白酒上市公司的財務數據,可以看出白酒行業呈現出“一超兩強”的現狀。根據Wind數據,2018年A股18家白酒類上市公司中按主營業務收入和凈利潤排名,前四位的企業均為貴州茅臺、五糧液、洋河股份和瀘州老窖,這四家企業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735.65億元、398.24億元、231.87億元和128.60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52.04億元、133.84億元、81.15億元和34.86億元;這四家企業的銷售毛利率的分別為91.14%、73.80%、73.70%和77.53%。其中,瀘州老窖的銷售毛利率要高出洋河股份近4個百分點。

    2019年上半年,A股白酒上市公司基本維持了以上市場排名。其中,瀘州老窖以79.70%的銷售毛利率躋身白酒類上市公司三強,同期洋河股份的銷售毛利率為70.95%,與瀘州老窖的差距進一步拉大。

    基于近年來年報和半年度報告的數據可以看出,位列前四名的貴州茅臺、五糧液、洋河股份和瀘州老窖的凈利潤,與其他白酒企業的凈利潤已拉開較大的距離。

    次高端機會在于布局全國

    白酒行業將產品價格位于茅臺、五糧液等高端白酒之下,目前單價約在200元至600元之間的白酒品牌,稱之為次高端白酒。

    次高端白酒的生產廠家包括今世緣、山西汾酒、水井坊、酒鬼酒等上市公司,同時也包括劍南春集團、郎酒有限公司和勁牌有限公司等非上市公司,這些企業的主打產品市場零售單價基本上在200元至600元之間。

    但近年來,隨著茅臺等高端白酒的價格上行,為次高端酒企打開了提價空間,也給次高端白酒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

    國泰君安在近期的一份報告中稱,“白酒價格看高端,高端價格看茅臺。茅臺價格上漲為其他次高端酒企預留了千元價格帶的市場空間,白酒行業漲價將以茅臺價格為標尺,向次高端、中高端品牌傳導,次高端白酒將首先受益。”

    而在資深酒業分析師呂咸遜看來,“次高端白酒提價還僅是提升其業績的一個方面,更重要的還在于沖出區域市場,走向全國。”

    呂咸遜介紹,白酒行業“一超兩強”等業績排行靠前的企業,都是全國化品牌。而次高端白酒真正意義上完成走向全國市場的只有劍南春,其他如水井坊、舍得酒、酒鬼酒、習酒等都沒有完成全國化。次高端白酒企業只要持續推進全國化布局,就存在著增長機會。

    事實上,區域市場正在飽和,不少次高端白酒企業已看到拓展全國市場的重要性,正在由區域性白酒企業向全國性白酒企業的道路上積極邁進。

    以今世緣公司為例,東興證券在近期的一份報告中認為,“從產品發展角度來看,目前今世緣次高端產品國緣系列發展態勢良好,年均保持了40%以上的銷量增長;從區域發展角度來看,今世緣在掌控和深耕江蘇省市場的同時,積極拓展省外市場。2019年上半年在省外市場的銷量同比增長了51.42%;預計2019年全年,公司在江蘇以外的市場,可以保持在50%到70%的增速。”

    此外,從山西汾酒也可以看出次高端白酒布局全國的積極性高漲。天風證券近期的一份報告中稱,“2019年上半年山西汾酒重點加強了浙江、江蘇、海南、上海等南方省市的推廣,在營銷層面實現了轉型和突破,省內、省外營收比例已實現了1:1。2019年上半年公司營收和歸母凈利潤為63.77億元、11.90億元,同比分別增長了22.30%和26.28%。公司將加速推進省外布局,劍指2020年省內省外營收比例達3:7。”

    毫無疑問,次高端白酒謀局全國版圖的戰略和野心,不僅有助于企業突破重圍,積極應對不斷變化的新消費需求和轉型升級,避開產品同質化、區域化競爭,更是構建未來產業鏈、新白酒生態體系的勢在必行。

      關鍵詞:高端酒 茅臺 五糧液  來源:投資者網  劉亮
      商業信息
      34亚洲无码
    • <table id="iik22"></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