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iik22"></table>
    所在位置:佳酿网 > 酒业评论 >

    老白干酒的尴尬:高端化难走 低端又在挣扎

    2021-05-13 11:38  中国酒业新闻  佳酿网  字号:【】【】【】  参与评论  阅读:

    “喝老白干酒,不上头”的广告词喊了好多年,可是老白干酒的财报却让投资者越来越“上头”。

    2020年,老白干酒去年实现营收35.98亿元,同比下降10.73%,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22.68%。今年一季度,老白干酒的业绩继续下滑,实现营业收入7.54亿元,同比下降0.26%;净利润5614.52万元,同比下降14.59%。

    经营业绩增长乏力,全国性布局又遇阻,董事长刘彦龙将何去何从,还有机会带领老白干酒走向辉煌吗?

    业绩持续下降 高端化路难走

    营收100亿元曾是老白干酒的目标。遗憾的是,2020年,老白干酒的营收只有35.98亿元,且比2019年的40亿元下降10.73%,距离目标越来越远。

    以2020年白酒上市公司来看,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和顺鑫农业等酒企的营收都在百亿以上。”河北酒王“与这些酒企的差距很大,”王“字底气不足。

    对于2020年业绩下降,老白干酒解释称,一是受新冠疫情影响,餐饮、聚会取消,白酒销售终端受阻;二是安徽文王业绩一直未达预期。一季报业绩下滑的理由也很相似,公司表示,新冠疫情及相应的防控措施给公司的销售业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疫情因素不可忽略,可是看看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同样面对疫情,净利润无一例外都是正增长。更何况经过艰苦的“抗疫”之后,国内各行业已经进入正常的生产生活轨道,再用疫情做理由,有些说不过去了。

    实际上,问题还出在老白干酒自身。这两年,老白干酒调整产品结构,计划走中高端路线。媒体报道,2019年,老白干酒举办了5108场高端品鉴会,27300场宴席,赞助67场会议。

    高端化转型,让公司销售费用持续走高。2017年-2020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8.11亿元、9.64亿元、10.22亿元。

    老白干酒高端化转型,周期长,投入大,压制了毛利率的走高。2017年-2020年,公司销售毛利率分别为62.42%、61.15%、61.47%、64.74%,几乎没有增长,对比同行更是逊色不少。

    据统计,以全国性名酒为例,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的2020年的毛利率分别高达91.41%、74.16%、72.27%、83.05%。

    即便对标区域性白酒,酒鬼酒、口子窖、今世缘2020年的毛利率分别为78.87%、75.17%、71.12%,均高于老白干酒。

    老白干酒将高档酒的价格定位在100元以上,已经比中低端酒的价格高出不少,但相比于那些动辄上千的高端酒,又难言”高档“。作为“大众酒”的代表,老白干酒但想要实现从“大众化”到“高端化”的跨越,实非易事。

    “河北酒王”位子难稳 外拓市场进程缓慢

    成立于1996年的老白干酒,是一家典型的区域性酒企,作为河北白酒行业的“独苗”上市公司,长期依赖于河北本地市场。

    在收购丰联酒业之前的2017年为例,老白干酒省内市场收入为22.03亿元,营收占比高达87%。近几年,老白干酒虽然向省外拓展,但主要市场依然是河北。

    可惜的是,近几年老白干酒在河北市场的增长乏力。2018年,老白干酒在河北市场的收入增长为11.74%,到了2019年降到了可怜的3.33%,而其中,还包括通过收购丰联酒业控制了河北另一个白酒品牌承德乾隆醉(板城烧锅)带来的影响。2020年,老白干酒的情况更是“惨不忍睹”,河北地区的收入为22.48亿元,较2019年的25.44亿元减少2.96亿元,收入占比为65.35%,同比下降了11.64百分点。

    当河北市场的份额也慢慢丢失的时候,“河北酒王”的称呼还能有多少意义?

    2018年收购了丰联酒业之后,老白干酒喊出了“称霸河北,名震全国”的口号。可实际情况是,老白干酒的“全国化战略”没有扩张,反而萎缩了。2020年,老白干酒在安徽、山东、境外的营业收入同比均出现下降,分别为-11.24%、-6.21%、-37.22%,只有湖南市场在增加。

    老白干酒不仅没能名震全国,甚至“河北酒王”的位子,也坐不稳了。业内人士指出,以目前业绩来看,衡水老白干酒过度依赖省内市场,同时,由于品牌力、产品力有限,又导致外拓市场进程缓慢,举步维艰。

    “排污门”后又陷“甜蜜素” 核心产品“节节败退”

    市场打不开,与老白干酒的生产管理、产品质量等密切相关。

    2020年10月,老白干酒旗下的文王贡酒陷入“排污门”。文王贡酒作为安徽省内重点排污单位,因存在“排污重视程度不够、运维单位严重不负责、问题不整改、自动监控设备长期质控样考核不合格”等问题,被安徽省生态环境厅“点名”。

    今年1月,山东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20批次食品不合格情况的通告,其中老白干酒酒旗下曲阜孔府家酒府藏产品复检被检出甜蜜素。老白干酒表示:”上述情况属实,该产品产量较小,不会产生较大影响。公司会进一步加强质量管理体系建设,完善质量保障和检测体系,为广大消费者生产安全优质的白酒产品。“

    实际上,在这些问题被曝光之前,其核心产品衡水老白干酒系列增长早就停滞,2017年、2018年两年仅实现微增长,2019年营收下滑3.63%,2020年下滑了9.14%。

    从产销量来看,2018年衡水老白干酒产量为4.04万吨,2020年则减少到3.38万吨,降幅达到16%;销量从4.72万吨降到3.31万吨,降幅为30%。

    其他几个品牌也开始在2020年熄火,除武陵酒系列外,销量均出现双位数下滑。具体来看, 2020年板城烧锅酒系列销量0.67万千升,同比下降38.01%;文王贡系列销量0.45万千升,同比下降15.32%;孔府家系列销量0.35万千升,同比下降25.96%;武陵酒系列销量0.14万千升,同比增长14.48%。

    与这些品牌相似的河北本地白酒就有很多,比如北部的山庄老酒、张家口老窖,中部的刘伶醉、保定府、十里香,南部的泥坑、丛台等。每个小区域内,都有比较强势的品牌。这些品牌在价格定位上,与老白干酒高度相似,同质竞争非常激烈。

    老白干酒核心产品增长停滞、外拓市场进程缓慢,旗下子公司还深陷质量风波,其究竟能走多远?(原文标题:老白干酒的尴尬:高端化难走 低端又在挣扎)

      关键词:衡水老白干 年报 季报  来源:每日财报  吕明侠
      (责任编辑:李磊)
    • 上一篇:将“浓染酱”进行到底 对还是错?
    • 下一篇:没有了
    • 商业信息
      34亚洲无码
    • <table id="iik22"></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