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iik22"></table>
    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評論 >

    2022年度醬酒報告:醬酒進入中場 從品類競爭轉向品牌競爭

    2022-02-18 08:49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又到新的一年,權圖醬酒工作室將2021-2022中國醬酒產業和市場的相關情況觀察如下,供各位酒業同仁參考。

    醬酒數據主要來源于政府、協會等機構以及權圖醬酒工作室對產區、主流醬香酒企業的長期觀察和追蹤。

    第一部分:醬酒產業及主要企業年度數據

    根據權圖醬酒工作室獨立統計,2021年度我國醬酒產業和市場相關數據如下:

    一.整體數據:

    2021年,中國醬酒產能約60萬千升,和2020年基本持平,約占我國白酒產能的715.63萬千升的8.4%;實現銷售收入1900億元,同比增長22.6%,約占我國白酒行業銷售收入6033.48億元的31.5%;實現利潤約780億元,同比增長23.8%,約占我國白酒行業利潤1701.94億元的45.8%。



    有關產能的說明:

    1. 按國家標準委頒布的“GB/T26760-2011醬香型白酒國家標準”,權圖醬酒工作室把坤沙、翻沙和碎沙工藝釀造而成的醬香基酒均納入了統計范疇,故2021年的60萬千升醬酒產能包括上述三種工藝釀造的醬香基酒。

    2. 2021年坤沙工藝的醬酒產能約35萬千升,在醬酒總產能中的占比有所提升,主要原因是頭部醬酒企業加大了坤沙醬酒的投產量。

    3. 2021年醬酒產能相比2020年沒有增長的主要原因是:仁懷(茅臺鎮)產區受環保整治等綜合原因影響,導致仁懷(茅臺鎮)產區整體減產約20%,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習水、古藺、金沙、遵義和其它產區的增產量。

    4. 2021年下沙投產的坤沙醬酒產能,對應的主要市場釋放年份為2026年,2022年可銷售坤沙醬酒對應的投產年份是2017年。

    5. 2022年可銷售的醬香基酒量不會超過40萬千升,其中可銷售坤沙基酒數量不超過20萬千升。

    二.主要企業數據:

    1. 千億茅臺:按照貴州茅臺的公告,2021年貴州茅臺酒股份公司酒業實現營業總收入1090億元(其中,茅臺酒營業收入932億元,系列酒營業收入126億元),同比增長11.2%;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520億元,同比增長11.3%。

    千億茅臺是中國白酒產業的一個標志性事件,這是中國單個白酒企業在酒業釀造板塊營收首次突破千億規模。

    2. 三家100億級企業:貴州習酒2021年實現營收超130億元;四川郎酒(醬香型白酒部分)預估100億元+;貴州國臺營收破100億元。

    除茅臺外,中國醬酒企業營收規模突破百億大關的企業已有三家。

    3. 兩家50-100億級企業:貴州金沙酒業營收達到60.66億元、貴州珍酒營收突破50億元。

    4. 一家20-50億級企業:貴州釣魚臺酒業營收約30+億元。

    5. 十家10-20億級企業:肆拾玖坊、貴州酣客君豐、貴州金沙古酒、貴州金醬酒業、廣西丹泉、湖南武陵、仁懷醬香酒、衡昌燒坊、四川仙潭酒業、貴州夜郎古酒業。

    6. 數家5-10億級企業:貴州安酒、貴州醇、貴州國威酒業、貴州懷莊酒業、貴州無憂酒業、貴州天邦酒業、貴州黔酒股份等。

    備注:以上數據均由權圖醬酒工作室獨立采樣完成,受統計口徑等方面的制約,部分數據可能存在一定誤差,僅供參考。

    第二部分:趨勢判斷——醬酒進入中場

    醬酒產業和市場的快速崛起有著深刻的底層邏輯:品質和風味升級是醬酒崛起的根本原因,茅臺輸出和釋放了醬酒的品類價值,千億資本解決了效率和規模問題,移動互聯網爆發解決了醬酒的認知問題。

    所以醬酒崛起并非簡單的香型崛起,而是中國白酒品質和市場的一次戰略級升級,是改變中國白酒品牌格局、品類格局、風味格局、價位格局、財富格局的一次大變革,是將持續二十年以上、波瀾壯闊的大時代。

    歷史總在不斷輪回。權圖醬酒工作室很早就提出:濃香型白酒產業和市場已經處于成熟和高級發展階段,醬香型白酒產業和市場尚處于初級發展階段。此前二十年濃香型白酒產業和市場走過的道路,醬香將會重新再走一遍。

    參照濃香型白酒產業發展規律,我們把醬酒產業和市場劃分為三個階段:

    醬酒上半場:2011年-2021年,為品類擴張期。這一階段醬酒產能緊張,尤其是在2012-2016年行業進入大調整期間,但醬酒發展趨勢并未因此發生逆轉,各路資本仍然爭相進入,醬酒產業規模和市場規?焖賶汛,品牌型企業、基酒型企業和作坊型企業均得到了快速發展,這一階段屬于醬酒的春秋戰國時代和混沌時代。

    醬酒中場:2022年-2027年,從品類擴張轉向品牌競爭。品牌是所有消費品的第一競爭維度,醬酒也不例外。醬酒中場就是品牌型企業收割非品牌企業、大型企業收割中小企業市場份額的時代。這一時期醬酒企業數量將快速減少,醬酒的品牌陣營形態逐漸明朗,品牌和價位逐步輪次排位。同時,整體產業和市場規模將進一步壯大,資本價值快速放大。

    醬酒下半場:從2027年開始醬酒進入下半場,即頭部品牌競爭時代。這個時期,品牌和企業數量急劇減少,醬酒整體產能開始出現過剩,品牌進入頭部廝殺階段,行業前十的品牌格局基本穩定。醬酒產業的市場體量和濃香并駕齊驅,行業駛入白銀時代。

    權圖醬酒工作室認為:2022年醬酒產業發展將進入中場,醬酒將從品類擴張期,開始逐步轉向品牌競爭期。

    在醬酒中場,我們認為未來五年呈現出以下十大發展趨勢:

    趨勢1、醬酒體量將繼續快速壯大。在未來五年,醬酒產能將突破80萬千升,醬酒的銷售收入將突破3000億;醬酒的產業利潤和市場利潤(含流通領域)將突破1500億元。

    趨勢2、在產區上,醬酒將以赤水河流域為主產區,形成以茅臺鎮為圓心,以赤水河為內環,以長江名酒帶為外環并呈現泛南方化趨勢,形成層次豐富的醬酒產業集群;醬酒風味將走向多元化。

    趨勢3、白酒行業前十名企業將會出現四家醬酒企業,行業前五十企業醬酒將占據二十席以上,現有的中國白酒品牌格局也將因醬酒而改變。

    趨勢4、在1000元以上的中國高端白酒市場中,醬酒將占據占據三分之二的市場份額;在500-1000元的中國次高端白酒市場,醬酒將占據二分之一的市場份額;在300-500元價格帶的中國中高端白酒市場,醬酒將占據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同時,300元以下價格帶的中國中低端白酒市場中,醬酒仍然不會出現太大的機會。

    趨勢5、未來五年,中國前三頭部醬酒企業營收門檻將突破200億元;中國醬酒100億以上規模企業將會增至5家以上;中國醬酒行業前十企業的營收門檻將提升至50億元。

    趨勢6、未來五年,全國50%以上的省級市場醬酒份額將超過50%,醬酒完成真正的全國化,同時醬酒主力銷售覆蓋渠道將從團購渠道轉向全渠道。

    趨勢7、未來五年,醬酒將完成主價格帶和各細分價格帶的切割和占領,每個價格帶都將出現龍頭企業和領導品牌。

    趨勢8、未來五年將是醬酒行業前十企業排位的關鍵窗口期,未能進入前十的企業將逐漸失去資本價值和醬酒下半場的入圍資格。

    趨勢9、醬酒產業在未來五年將會發生更多和更大的產業并購和重組,尤其是大產業資本和大金融資本將推動醬酒產業走向更多規模和集中。其中,國有資本進入醬酒將會加速,醬酒企業的資本價值將更加顯性。

    趨勢10、醬酒產業和市場的發展不可能一蹴而就,未來五年產業調整和產業發展將相伴而行,螺旋式上升成為醬酒產業發展的主要路徑,醬酒產業仍是我國傳統產業中的黃金產業。

    對于上述趨勢,我將會在2月26-2月28日在廣州保利展館舉辦的春季中酒展上的演講中做詳細的闡述。今年下半年的8月8號-8月10號我也會在第六屆濟南中酒展上分享最新的思考。

    第三部分:醬酒產業年度觀察

    一.白酒產業和醬酒產業仍處于景氣周期,但開始受到政府相關部門重點關注和局部調控。

    自2016年下半年以來,茅臺價格開始逐步回升,白酒行業也逐步結束四年深度調整期,進入景氣周期,目前從行業整體數據、行業前十企業的年度數據,以及18家白酒上市公司的經營數據來看,白酒產業仍然處于景氣周期之內,醬酒和名酒一同成為這一時期產業發展的主動力。

    2021年茅臺終端價格失控、白酒上市企業估值過高、醬酒產業投資泡沫化等問題引起國家層面的重點關注。2021年8月20日,由中國酒業協會與中國價格協會聯合舉辦白酒行業約談會,約談多家酒企高管。目前已確認政府已對白酒產業進行了包括資本在內的多項管制,下一步還需重點關注是否會針對白酒行業進行稅率調整等問題。

    2012年,“三公消費”限酒令直接導致了白酒政務消費進入寒冬,也由此開啟長達四年的行業調整期。未來政府是否針對白酒行業或醬酒產業進行產業指導或調控,仍是行業需要關注的重點。

    但在行業從嚴的同時也有迎來重大利好。2022年1月26日,國務院正式發布《國務院關于支持貴州在新時代西部大開發闖新路的意見》。“意見”明確提出:穩妥推進白酒企業營銷體制改革;發揮赤水河流域醬香型白酒原產地和主產區優勢,建設全國重要的白酒生產基地;科學推進赤水河流域等一體化保護修復等。

    二.白酒IPO暫停,金融資本退潮,投機資本逃離,但產業資本仍在持續不斷大力投入。

    從資本的維度觀察,2021年的醬酒產業呈現出冰火兩重天的發展態勢。上半年各路金融資本和投機資本蜂擁而至,而進入下半年以后,除產業資本外,其它資本快速銷聲匿跡。

    2021年8月,多個渠道證實白酒行業的IPO被暫停。這給醬酒產業不同規模和類型企業帶來諸多影響:

    1. 對郎酒與國臺兩家正處于IPO路上的企業來講,上市之路由于政策變動變得撲朔迷離。但作為頭部醬酒企業代表,兩家企業的基本面仍然優秀,市場優勢明顯,依舊看好郎酒與國臺的中長期發展。

    2. 習酒、金沙、珍酒、丹泉等多家主流醬酒企業推遲了原本計劃于2021年進行的股改或戰投引資計劃。原來正在推進醬酒投資的資本由于失去退出通道,大部分都選擇觀望甚至撤離。但這一部分企業在醬酒產業已居于主流地位,企業經營現金流良好,母公司仍然擁有強大的資本實力、投資耐力和對醬酒的深度理解,資本的政策調整并不會影響這一類企業的發展節奏和計劃。

    1、2類中的部分企業,轉戰港股市場可能是一個比較重要的選擇方向。

    3. 眾興菌業、吉宏股份等染醬的上市公司都曾試圖染醬,但他們對醬酒產業理解較為較淺,更多是試圖利用醬酒概念推高二級市場股價,在政府的導向明確后快速中止醬酒收購計劃。這一部分資本可理解為醬酒產業的投機資本,來時快速退出也快速。

    4. 對海南椰島、巖石股份和中銳股份等上市公司資本而言,他們均實施了醬酒并購或品牌計劃,巖石股份甚至也并購了酒廠。但這些部分企業的醬酒戰略還不夠堅決,尤其沒有在生產釀造和基酒儲存上投入重金進行下注,而是選擇偏品牌運營型的輕資產運作方式,這些資本是處在產業和資本之間的中間派,其未來的醬酒發展走勢還看不清晰。

    5. 湖北勁酒、聯美集團、江蘇綜藝、復星國際、華潤集團等大產業集團都是正在跑步進入醬酒產業的主力選手,甚至可能是當前醬酒產業格局的改變者。這些大產業集團部分選擇默默大手筆下注醬酒產能,部分選擇謀劃醬酒產業大并購,他們都是未來醬酒產業的中堅力量和主流玩家。

    基于政府相關政策及資本投資態度等現狀,權圖醬酒工作室判斷:國家層面仍鼓勵白酒產業和醬酒產業本身良性發展,但明確反對醬酒投資過熱,明確反對白酒和醬酒的資本泡沫化。

    三.由計劃轉向市場,茅臺迎來能人丁雄軍時代。

    茅臺不但是白酒產業的龍頭,更是醬酒品類的價值代言人。飛天茅臺酒的價格直接決定了其它主流醬酒產品的價格高度和空間,所以茅臺是醬酒觀察最為重要的維度之一。

    受政府強監管、反腐等多重要素影響,過去兩年貴州茅臺曾部分偏離市場軌道,以計劃經濟思維管理茅臺。尤其是開箱政策、貴州國資搭配銷售茅臺、茅臺大酒店捆綁銷售等系列非市場化政策嚴重干擾了茅臺酒的價格管理,導致茅臺酒終端價格失控,并引起高層的高度關注。

    2021年,貴州茅臺迎來丁雄軍時代。丁雄軍出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后,首先提出讓茅臺酒回歸商品屬性和依法管理茅臺酒價格。在研究后進行快速調整,陸續取消了茅臺酒開箱政策、茅臺大酒店捆綁政策,讓茅臺酒價格逐步理性回落,貴州茅臺主動掌控了飛天茅臺酒的價格管理權。丁雄軍董事長在茅臺的管理思維和管理手段明顯體現出茅臺正在快速回歸市場,快速回歸規律,并尊重各方利益。雖然貴州茅臺在產品提價、公司治理等多方面還面臨挑戰,但仍讓我們對丁雄軍董事長充滿期待。

    茅臺的良性、健康發展是行業之福,醬酒之福。

    四.仁懷產區主動推進產業整合,仁懷、習水、古藺、金沙四大產區梯級發展,赤水河大產區走向共同富裕。

    醬酒的快速崛起不但推動醬酒產能的快速擴張,同時也推動了醬酒產區的建設和管理。

    2021年,仁懷產區開始主動推進醬酒產業整合,仁懷市委市政府以雷霆之勢,以環保整治、打擊竄酒等為手段推進綜合治理,關停并轉了數百家不規范醬酒企業和作坊,大大減緩了仁懷產區,尤其是茅臺鎮產區的環保壓力,有效杜絕了食品安全隱患。同時,通過“舊城改造”和引進優質大產業資本進行扶優扶強,雖然短時間內減少仁懷產區的基酒產量,但大大提升了仁懷產區的整體發展質量和區域競爭能力。

    從產能來看,仁懷產區早已飽和,更重要的事情是存量盤活。習水產區和古藺產區快速承接了仁懷產區的溢出效應,快速推動了兩個產區的建設和壯大問題。值得欣喜的是,習水產區和古藺產區均保持了較為清醒的認知和專業判斷,樹立了較高的投資門檻,進行了更為科學的產區規劃。

    金沙產區也在龍頭企業金沙酒業的帶領下,產區效應初具規模。

    我們相信,赤水河邊四大產區梯級發展,未來十年會共同支撐中國醬酒80萬千升左右的主要產能體量。同時,基于各產區細微的產區環境差異和微生物菌群差異,各產區的醬酒風味和口感也將出現百花齊放,共同豐富和壯大了醬酒的產業規模和消費群體。

    五.噸位決定地位,頭部醬酒企業擴產進入“軍備競賽”。

    2021年,頭部醬酒企業紛紛加大投產力度,尤其是坤沙優質醬酒的投產力度。

    2021-2022年度,下沙投產達5萬噸以上的企業3家:貴州茅臺、貴州習酒、四川郎酒;達到2萬噸以上的有3家:金沙酒業、貴州珍酒、湖北勁酒;產能達到1萬噸以上的有5家:貴州國臺、貴州安酒、貴州醇、廣西丹泉、四川仙潭;產能達到0.5萬噸以上的比較多:貴州金醬酒業、肆拾玖坊、貴州酣客君豐、貴州夜郎古酒業、習水龜仙洞酒業、貴州金沙古酒、習湖酒業、仁懷醬香酒、北京華都醬酒、貴州國威酒業等。

    未來五年,醬酒產能規劃達到10萬噸以上的企業有3家:貴州茅臺、貴州習酒、貴州珍酒(金東資本);產能規劃達到5萬噸以上的企業有3家:四川郎酒、貴州金沙酒業、貴州國臺;規劃產能達到2萬噸以上的有11家:湖北勁酒、貴州安酒、貴州醇、洋河股份、肆拾玖坊、貴州酣客君豐、貴州夜郎古、習水龜仙洞酒業、四川仙潭、衡昌燒坊、金沙古酒等。



    醬酒的噸位決定未來企業的體量和地位,從以上主流醬酒企業2021-2022年投產量,以及未來5年的規劃產能,可以初步判斷未來主流醬酒企業的產能競爭輪廓。為此,權圖醬酒工作室仍然堅持三年前“525產能競爭模型”的判斷:5000噸為未來醬酒企業的生存產能門檻,20000噸是未來主流醬酒企業的入圍門檻,5萬噸是頭部醬酒企業的競爭門檻,這一觀點我已經多次在酒業家傳媒主辦的中酒展上闡述過。

    六.超高端和次高端價位站穩腳步,1000元醬酒和300元醬酒成為新的增長級。

    理解醬酒產品的價位競爭格局,首先要理解醬酒品質等級分類,醬酒由低到高的品質排序為:翻、碎沙酒(儲存1年);坤沙系列酒(儲存2年);優級坤沙酒(儲存4年,歷時5年);中高等級年份坤沙酒(儲存6-15年);高等級年份坤沙酒(儲存15年以上)。

    在當前醬酒主價格帶上,2000元以上的超高價格帶,飛天茅臺酒和年份茅臺酒基于強大的品牌力占據絕對優勢,并獲得近千億體量;紅運郎和青云郎、習酒年份酒、國臺龍酒等產品也基于品牌力和高等級年份醬酒優勢試圖分羹。

    在次高價格帶上,二線主流醬酒的超級大單品快速攻城略地,快速占據次高端白酒份額的半壁江山。例如茅臺股份公司的漢醬、仁酒、賴茅、華茅、王茅,習酒窖藏1988,郎酒紅花系列,金沙摘要酒,釣魚臺貴賓酒,國臺國標酒,珍酒珍15,丹泉洞20,夜郎古大金獎均有不俗市場占有率。未來,次高端價位醬酒將繼續成為成為主流醬酒的糧倉市場。

    1000元價格帶和300元價格帶將成為未來主流醬酒企業的新增長級,這與醬酒的工藝以及競爭形態有關。

    1000元價格帶是頭部濃香企業的核心價格帶,也是未來頭部醬酒企業競爭的核心價格帶。這一價格帶不僅僅只是產品價格的定位,更是未來品牌競爭的核心要素之一。

    價位決定品牌高度。郎酒此前曾進行“紅改青”戰略調整,把青花郎定位至1000元價格帶,甚至以犧牲短期銷量搶占這一價位。從目前醬酒產業發展來看,青花郎產品占據醬酒價格高度的第二把交椅將是大概率事件。

    對其它主流醬酒企業來說,千元價格也都是必須戰略布局的空間。貴州茅臺旗下茅臺1935、習酒旗下君品習酒、釣魚臺旗下國賓酒、金沙旗下摘要15年、珍酒旗下珍30、國臺旗下十五年、丹泉旗下洞30等產品均是主流醬酒的高端產品,并在積極拓展市場,這勢必帶來1000元價格帶醬酒市場體量的快速擴容,在千元價格帶,青花郎20年和君品習酒均已取得相當可觀的市場體量,隨著明星產品茅臺1935的加入,醬酒千元價格產品和市場開始形成向上快速增長的總體趨勢。

    同時,由于主流醬酒過去幾年都紛紛加大了基酒的擴產和儲存,1000元價格帶產品均由中高等級(5-15年優級坤沙基酒)的年份醬酒基酒和調味酒構成,利用醬酒高年份的品質優勢形成了對其它香型的降維競爭。

    300元價格帶未來將成為醬酒的主價格帶的核心邏輯是:一是隨著醬酒市場的逐步成熟和普及,醬酒的價格帶將逐步細分,大眾醬酒體量將快速壯大;二是從工藝角度來看,主流醬酒企業快速擴產后勢必將產生大量的坤沙醬酒的系列酒(次級)和翻、碎沙醬酒,這部分醬酒雖然比優級坤沙基酒品質略低,儲存年份更短,仍然是純糧固態好酒,經過一定時間儲存和勾調處理后,能較好的滿足大眾消費對醬酒的需求;三是貴州茅臺酒股份公司的王子和迎賓系列已形成50億級的市場體量,習酒、金沙等企業旗下產品在這一價格帶也已有相當體量。

    綜合來看,300元價格帶將是醬酒下一個大體量的價格帶,隨著醬酒市場競爭加劇和成熟,這個價格帶市場體量未來或將增至300-500億級。

    七.河南、山東等市場醬酒產品積壓、動銷緩慢、產品洗牌,全國醬酒市場由不均衡向縱深發展。

    2021下半年以來,從業者普遍感覺醬酒市場遇冷,行業寒潮來臨,其原因除資本降溫外,最重要的就在于包括河南、山東在內的區域市場出現渠道積壓、動銷緩慢、產品洗牌等情況。

    我國是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之一,有著極強的不均衡性,而醬酒市場也是如此。從區域來看,率先成熟的是醬酒大本營市場貴州,但由于地處偏僻,體量較小,所以并不具備示范意義。目前貴州市場已經進入醬酒市場的高級形態,即寡頭品牌壟斷。貴州茅臺、貴州習酒兩大兩頭企業牢牢占據了貴州市場80%以上的市場份額,金沙、國臺、珍酒等產品也有不錯的市場占有率,其它品牌和雜牌醬酒則難以立足。

    縱觀全國醬酒市場,廣東、河南、山東、北京是處于第一極的四大省級市場,部分白酒市場醬酒占比已超50%,這些區域也是主流醬酒企業必須扎根和搶占的核心市場。

    在這四大市場中,河南和山東是醬酒產品最雜、品牌最多、價格最亂的市場。近幾年醬酒熱導致了傳統酒商、新型酒商和業外團購商蜂擁而至,大量開發產品和雜牌醬酒產品積壓渠道;加之部分主流醬酒企業連續漲價、渠道壓貨。

    多個壓力疊加,讓河南和山東市場的醬酒產品出現嚴重的價格混亂、渠道積壓、動銷緩慢等現象。這也意味著,當前河南、山東正從醬酒市場的初級形態向中級形態進化和過渡的陣痛期,而未來將呈現出品牌醬酒對雜牌醬酒、貼牌醬酒的市場收割,大型品牌對中小醬酒品牌的降維打擊。

    醬酒的第二極市場是福建、廣西、湖南、江蘇、上海、浙江、四川安徽等市場。這些市場醬酒都在快速起量,未來五年這些市場的醬酒份額將達到30-50%。

    醬酒市場第三極則是東北和西北市場,醬酒氛圍也在快速升溫中,但總體體量偏小,可以點狀布局,短期內不值得重點投入。

    總體來看,由于我國醬酒市場發展存在不均衡性,河南、山東等市場當前遇到的問題,未來其它市場也將再走一遍。全國醬酒市場正是在這種不均衡發展中走向全國縱深和主流。

    八.“貴州老名酒+大產業資本+醬酒”組合,將成為醬酒產業的新經典商業模型。

    名酒是醬酒的最寶貴的品牌資源。習酒、金沙、珍酒等案例證明了“貴州老名酒+大產業資本+醬酒”組合這一醬酒商業模型的成功,今天貴州安酒、貴州醇也正在復制這一商業模型并一路狂奔。

    貴州老名酒資源豐富,除上述品牌已在外來大資本的高投入下,已經擦亮品牌、恢復元氣、光芒四射。同時,貴州還有鴨溪窖、湄窖、平壩酒、勻酒、貴酒、黔北春等老名優酒尚處于待挖掘狀態,如果這些品牌能有大資本加持,快速轉型醬酒,通過自建或產業并購夯實產能,激活老名酒品牌,快速進行全國化布局,未來十年戰略機遇期還有機會進入主流醬酒賽道,邁向百億陣營。一旦醬酒中場戰事結束,這些品牌就只能永遠封存于歷史塵埃之中。

    九.醬酒產業重組正當時,中小資本投資窗口期逐漸關閉,新醬酒品牌的窗口期正在快速大幅收窄。

    醬酒產業和市場正在進入中場,醬酒的主要發展形態也正由品類擴張轉向到品牌競爭。醬酒中場和下半場將是品牌實力、企業資金實力、企業產業耐力、企業戰略等多維度的系統競爭。

    按照當前的企業經營情況,投資1萬噸醬酒產能需要投入約30億級的資金,以及十年以上的耐力投入,更需要專業化團隊的系統作戰;诖,我們判斷新醬酒品牌由于缺乏歷史根基和底蘊,加之體量薄弱,其窗口期正在大幅收窄。同時,除大產業資本和大金融資本外,中小資本的醬酒投資窗口期正在逐漸消失。

    同時,醬酒的產業并購正在成為加速。2021年,國臺并購茅源酒業,江蘇綜藝和貴州醇并購四川藺郎酒業、貴州青酒,酣客和君豐酒業重組等并購事件頻繁發生。我們可以預判,未來5-10年,醬酒產業將發生更大規模的產業并購和產業重組,大產業集團,甚至是國資會加速進入醬酒產業,推動醬酒產業走向更大規模和更高級的發展階段。

    十.醬酒企業需要深度思考:兩種發展模式的戰略選擇。

    醬酒上半場是數以千計醬酒企業和品牌的集體狂歡,醬酒中場是數十家醬酒企業和品牌的奮力拼殺,而醬酒下半場則是行業前十的寡頭游戲。

    醬酒產業發展至今,大部分醬酒企業面臨兩種戰略選擇:一是走大資本、大工廠、大品牌、大市場的主流醬酒品牌發展模式;一是走適度規模、精工釀造、精品酒莊、圈層文化小眾品牌發展模式。

    這里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雖然醬酒產業發展路徑和產業演變邏輯和濃香基本相同。但醬酒和濃香的最大不同在于:由于釀造環境、工藝和儲存時間的不同,醬酒有先天的高品質基因,以及高端文化屬性,醬酒未來的發展形態除主流的大工業品牌外,還有一定的精品酒莊和圈層文化醬酒品牌的發展空間?v觀全世界的高端消費品,例如汽車、箱包服飾、葡萄酒、威士忌等莫不證明如此。

    第四部分:產業提醒和建議

    一. 密切關注宏觀經濟面和消費面對醬酒產業的影響,市場積極,財務穩健。

    作為白酒的主力品類之一,醬酒歸屬于消費品,與宏觀經濟和消費環境的走向既密切相關,但又有一定的滯后性。當前白酒產業雖處景氣周期,醬酒產業處于主賽道和風口,但醬酒產業和市場的走勢必然與宏觀經濟走勢以及消費環境一脈相承、息息相關。

    眾所周知,由于疫情、中西地緣沖突、房地產下行等綜合因素,導致了宏觀經濟處于較為復雜的局面,而消費疲軟更是讓我們必須重視的宏觀要素,白酒行業的一枝獨秀究竟能夠持續多久仍有待觀察。

    醬酒品類作為白酒產業當前發展的主動力,正處于大發展、格局將定的關鍵時期。我們建議主流醬酒企業一定要看清形勢,既要積極奮進,趁勢而上,力爭更好的行業身位和市場地位,但另一方面也要財務穩健、科學成長,既要看到順勢的機會,也要考慮逆勢的危險。

    二.主流醬酒企業需把握增長速度和增長質量的關系,要追求長期主義和高質量發展。

    過去三年,大部分主流醬酒企業都實現了翻番和跨越式增長,無論習酒、郎酒,還是國臺、金沙、珍酒、釣魚臺的快速發展,都體現了對長期主義、匠人匠心的回報。

    但由于醬酒工藝的特殊性,導致產能釋放存在五年的周期滯后性。目前大部分主流醬酒企業都在2019年方實現滿產,在2021年實現跨越式投產,隨著市場需求爆發,醬酒供需矛盾最為尖銳的時間將是2020-2022期間三年。根據權圖醬酒工作室分析,2023年主流醬酒企業的產能矛盾將開始緩解,2025年左右得到基本解決,2030年后醬酒市場可能存在醬香基酒過剩的風險。

    當前主流醬酒的超常規發展也引發了部分局部隱患和擔憂,如部分企業存在基酒產能不足、主線產品提價過快、渠道存貨過多、開發產品占比太大、消費培育不扎實等情況。

    這些問題都需引起企業的高度重視,一方面在醬酒熱之下要趁勢而上,搶占品牌和市場先機,另一方面也要更理性和冷靜地意識到醬酒企業的未來競爭是系統化競爭,是超級馬拉松賽事。未來競爭需要我們尊重天道,長期堅持匠心釀造,堅持足年儲存;需要我們做強品牌,堅持消費培育和根據建設;需要我們做好大單品,堅持精品意識;需要我們扎實團隊,堅持系統化建設……

    過去幾十年間,貴州茅臺以深厚扎實的品質體系建設、市場體系建設和品牌體系建設為醬酒產業提供了一個絕佳學習樣本。習酒近年來也受茅臺的深刻影響,迎來了高質量的發展周期。這都是值得其它醬酒企業學習的。否則,當物質基礎和市場基礎不夠扎實時,一旦遭遇行業調整,則很容易快起快落。

    三.超級賽道,超長耐力。

    雖然目前宏觀經濟復雜,但白酒產業仍然一枝獨秀,醬酒風景這邊獨好。我們一定要清醒地認識到:醬酒產業作為傳統制造產業和文化消費產業,具有著極強的產業韌性和廣闊的發展空間,既有良好的產業毛利,更有百年的產業周期。

    醬酒作為白酒產業的超級賽道,無論對投資人,還是普通從業者,都具備二十年以上的產業機會,這條黃金賽道鋪滿了鮮花和蜂蜜。無論是在醬酒生產領域,或是流通領域,還是相關配套產業,醬酒這個黃金賽道每年都能給產業帶來千億級的財富機會,但也建議我們每位從業者不能淺嘗輒止,要敢于下注,以長期主義的思維和行動來堅持和踐行。(作者權圖:堅持醬酒產業專業研究十余年,長期擔任多家主流醬酒企業和上市公司產業顧問,是國內最資深的醬酒產業研究專家之一)(原標題:2022年度醬酒報告丨醬酒進入中場:資本降溫、市場洗牌、從品類競爭轉向品牌競爭)

      關鍵詞:醬酒 大趨勢  來源:酒業家  權圖
      (責任編輯:程亞利)
    • 上一篇:如何打造酒類市場的“墩墩”熱?
    • 下一篇:沒有了
    • 商業信息
      34亚洲无码
    • <table id="iik22"></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