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iik22"></table>
    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文化 > 酒旅 >

    格魯吉亞與葡萄酒不得不說的故事

    2015-12-17 13:15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茅盾先生有一篇小文,叫《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介紹了一九O四年—一九O六年斯大林及其同志們共同經營的“地下印刷所”。茅盾先生用準確生動的語言再現了這個隱蔽性極強、結構精妙又頗具革命浪漫氣息的“地下場所”,令人讀來不禁有“探險”之感。我對第比利斯的最初印象,恰恰來自這篇文章,因翻譯習慣不同,先生稱之為“梯俾利斯”,把這四個字順順當當讀出來,還真不是件容易事。然而,拗口的名字與傳奇的“印刷所”故事,竟讓我覺得這個城市格外迷人,也對它的國家—格魯吉亞,充滿了好奇。

    第比利斯—不止“印刷所”

    從第比利斯機場出來,乘車駛往市中心。路況不錯,卻絕對稱不上“機場高速”,行道樹自由生長,路邊的矮屋了無生氣,行人穿著也略顯灰暗,這荒涼寡淡的景致難免讓人有些失落。不過好景不怕等,駛近城區,第比利斯的面貌終于慢慢展現出來。

    文獻中有關第比利斯的最早記載可以追溯到公元4世紀。歷史上,第比利斯經歷過數任外來征服者的“修補改造”,波斯人、阿拉伯人、蒙古人、俄國人,即便如此命運多舛,這個城市依然頑強倔強地保留了自己獨特的氣質。地形特點造就了第比利斯別具一格的模樣,由于格魯吉亞全國80%為山地,位于山麓地帶的第比利斯沿庫拉河而建,呈階梯狀展開,地勢起伏不平。所以在城區內散步,并不是一件省力的事,好在城市綠化相當不錯,道路兩旁皆是高大的梧桐樹,有綠蔭遮蔽,即便連續爬坡,也不至于太辛苦。

    市中心主干道魯斯塔維利大街以格魯吉亞12世紀著名詩人魯斯塔維利命名,國家博物館,魯斯塔維利劇院、議會大樓等標志性建筑沿街鋪排。然而,不論是文化氣息濃厚的魯斯塔維利大街,還是庫拉河邊的羊腸小道,在第比利斯漫步,總會有時光交錯之感。市內極少高層建筑,多是三四層的小洋樓,外墻裝飾頗有古典風格,仿佛瞬間回到一百多年前。不少樓房外的墻皮已陳舊脫落,當地人似乎并不急于修補,讓這泛黃斑駁的街景與涌動的車流一同融化在高加索明媚的陽光中,也不失為第比利斯的獨特風韻。

    葡萄圖騰

    提起葡萄酒,可能很多人會首先想到法國。事實上,葡萄酒的幾個“世界之最”都與格魯吉亞息息相關:這里出土了最古老的葡萄酒;這里有最長的葡萄酒釀造史;這里有最豐富的葡萄品種……難怪一出機場,首先看到的標語是:“在格魯吉亞,體驗八千年葡萄酒文化”。

    格魯吉亞東部省份卡赫季,以善釀葡萄酒著稱。驅車從第比利斯出發前往卡赫季首府特拉維,大概需要三四個小時。駛近卡赫季州,成片的葡萄園便在眼前鋪展開來?ê占局莸膸讉酒廠,仍然延續著古法釀酒的傳統:葡萄收獲后,男人們在大木槽里把葡萄踩碎,擠出葡萄汁,然后把混合了果皮果肉的葡萄汁放在錐形底的陶罐里發酵,發酵期間,需要不停攪拌葡萄汁。兩個月后把果肉撈出,用來制作類似白酒的恰恰酒(Cha Cha)。除了傳統工藝,不少酒廠也引進了法國設備,用現代化手法生產。我們對比了同一品種、不同年份、不同工藝的兩款酒,采用現代制法的葡萄酒,顏色口感更為純凈爽利,而古法釀造的則多了幾分醇厚樸實。

    當地人頗為自豪地告訴我們:“法國、澳大利亞、智利等地的葡萄酒,大都是赤霞珠、霞多麗、黑皮諾、梅洛等幾個常見品種釀造的,而在格魯吉亞,除了這些,我們還有500多種本地葡萄,都適合釀酒”。格魯吉亞人對葡萄有著深深的感情,對他們來說,葡萄不僅僅是能帶來收益的經濟作物,而是一種精神圖騰?梢哉f,葡萄之于格魯吉亞,正如茶葉之于中國。

    的確,格魯吉亞人對葡萄的崇拜早在皈依基督教前就有所體現了。據傳葡萄酒很早就被用于原始宗教的慶典,在葬禮上充當溝通生死的媒介;浇虃魅牒,葡萄被認定為生命之樹,而葡萄酒則象征著基督之血。格魯吉亞語的字母形態也跟彎曲的葡萄藤嫩莖頗為相像。

    酒司令

    一個擁有悠久釀酒史的國家,必然有著豐富的酒桌文化,格魯吉亞也不例外。在這里,一頓差不多的酒席,至少要吃上三個小時,常見菜肴有各種蔬菜沙拉,木炭烤肉,奶酪餅—“哈恰布里”(Hachapuri)和傳統甜食“切克赫拉”(Churchkhela),制作這種糖果,需要把核桃等堅果用棉線穿串,裹上葡萄汁和面粉混合的汁液后晾干,吃時切片,香甜可口。當然,格魯吉亞酒席最不可或缺的是酒司令,他可是整桌酒席的靈魂人物,由席上最受尊敬的男子擔任。酒司令不僅酒量要好,還得能說會道,“賞罰分明”,幽默有趣和學識風度,一樣都不能少。酒司令提酒,不能總是“身體健康,萬事如意”之類,天文地理,風土人情,時政要聞,樣樣都是可以發揮的題材,既要結合酒桌氛圍,又不能落入俗套。一頓酒席吃下來,賓主盡歡。

    坐在餐館里,我不禁想,格魯吉亞人過去的酒席會不會就在自家庭院舉行,葡萄架旁,月季花畔。然而,不論是餐館里的觥籌交錯,還是月光下的歡聲笑語,不變的大概都是這個古老民族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吧。

      關鍵詞:格魯吉亞 酒旅 酒文化  來源:人民網-國際頻道  楚易凡
      (責任編輯:程亞利)
    • 上一篇:一個產酒大區的山之棱 人之杰
    • 下一篇:我心向往的皮埃蒙特
    • 商業信息
      34亚洲无码
    • <table id="iik22"></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