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iik22"></table>
    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新聞 >

    “有禮了!中國”非遺之旅:五糧液攜手南方周末探秘文房四寶

    2022-09-21 14:42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古人相信在文學藝術創作中,靈性與勤勉缺一不可,所謂“手握靈珠常奮筆”,名士雅集間的羽觴佳釀,催發了錦繡文章,文人書房中的筆、墨、紙、硯,渲染著畫境詩意。美酒啟發了文人的靈感,而文房四寶實現了文人的創作,它們共同承載著千古文人的翰墨精魂,與曠世名作相伴相生。

    “宣城自古詩人地”,從西漢設郡的古宣州,到如今的中國歷史文化名城,宣城的水土孕育了無數墨客名士,昌盛的文風也催生了聞名天下的“文房四寶”:宣筆剛柔得中,徽墨豐肌膩理,宣紙光潔如玉,宣硯黑澤似漆,其中的宣筆與徽墨,更因其歷史積淀與活態文化,被列入國家級“非遺”項目代表。厚重的中國文化凝練于筆尖點墨,傳統文人的韜養、堅韌和不羈,通過文房國禮遠播寰宇,連接古今中外。

    2022年,由五糧液攜手南方周末開啟的系列專題紀錄片《有禮了!中國》,在非遺國禮活態傳承之旅的最后一站,到達“中國文房四寶之鄉”宣城,以文房四寶為鑰,開啟中國千年翰墨的廣宇長宙。

     

    “張旭三杯草圣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云煙”,醇酒以助文思,筆墨以書才情,二者承載文化又融于文化。五糧液與南方周末在《有禮了!中國》系列專題紀錄片中,圍繞中國之“禮”,踏訪非遺之鄉,展示國禮歷經歲月風刀霜劍磨洗的迷人光華,呈現大國工匠代代相傳的匠心繼承,以經典致敬經典,追尋“美美與共”的美學至境。

    宣筆,鋒芒暗藏

    宣筆有超過兩千年的悠久歷史,它源于先秦,盛于唐宋,無數驚艷時代的詞句從宣筆的筆尖奔流而出,匯成了中華古文明最輝煌燦爛的時代。

    白居易更以其平實直白的文風,述說了紫毫宣筆的考究珍奇:“江商石上有老兔,吃竹飲泉生紫毫,宣城工人采為筆,千萬毛中揀一毫。”

    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宣筆制作技藝傳承人,張文年從七歲起便在身為制筆名家的父母身邊耳濡目染,如今,他的制筆生涯已經走過了41個年頭。一支宣筆的誕生,需要經過選料、水盆、裝套、修筆、檢驗、裝球六大步驟,各項工序多達70余道,特別是其中“水盆”步驟被稱為“做筆的靈魂”。“學習水盆要三年的周期。先把毛根撕碎,經過石灰浸泡以后,把毛的根部理齊,每根毛都要梳透,梳透同時還要保留一點絨毛在里面。水盆最難的工序是齊毫,這個毫齊,筆鋒就齊了。若毫不齊,頂上就是虛的,這是很有講究的。”張文年說。

    考究的制作成就了宣筆“尖、圓、齊、健”的特點,筆鋒如尖錐,書法“鉤、捺”的美妙鋒芒由此而出;筆根呈現瘦直卻圓潤的優美弧度,最適合草書與行書俊逸的線條。一支好宣筆,鋪開后筆鋒平齊,吐墨均勻,書寫時則富有彈性,可增筆力。

    在唐代,宣筆是珍貴的貢品也是文人墨客珍愛的文房良伴,即使“紫毫之價如金貴”,人們依舊趨之若鶩。宋代著名書法家黃庭堅在得到友人李公擇相贈的宣筆后,激動地寫道:“一束喜從公處得,千金求買市中無。”而在記錄盛唐軼事的《開元天寶遺事》中,曾提到“夢筆生花”的故事:李白年少時,在夢中見到自己常用的毛筆上生出了鮮花,而夢醒后,他得到了歷代文人所夢寐以求的才華,得以名揚天下。這固然是文學性的敘事,但在當時社會印象中,筆與文采聯系之緊密,也由此可見一斑。關于李白的詩才,還有著名的“斗酒詩百千”典故,李白習慣以杯酒助詩興,酒香浸透在他龍章秀骨的詩篇之中,流傳千古不散。

    在唐代戎州(今宜賓),李白的好友杜甫曾為當地的美酒“重碧”而醺然題詩,詩云:“重碧拈春酒,輕紅擘荔枝”。時隔數百年,愛酒的黃庭堅來到戎州,為杜甫的詩句贊嘆不已,并將宜賓的美酒、鮮果與杜甫之詩,稱為“宜賓三絕”。美酒帶給文人的無窮靈感,通過手中之筆,如龍蛇般游走而出,最終入詩入字,打破時空的隔閡,相邀后來人共赴一醉。

    徽墨,烏金橫灑

    古人發現一些特殊的木材,經過不完全燃燒后,其煙冷凝后可制成墨,而制墨的煙料又以松結為上品。黃山中多松樹,冬季大雪壓枝,大風摧折枝干,令松枝局部斷裂,在自我修復的過程中,含脂量高的松結便由此產生。

    在唐代安史之亂掀起了又一次人口南遷,制墨產業也隨之南移,盛產松結而又相對安穩的古徽州自然成為了制墨大師們的棲身之地。而在明清時期,徽墨進一步攀登工藝頂峰,在明代誕生了方于魯、羅小華等徽墨名家,清代更有汪節庵、曹素功、汪近圣、胡開文并稱“制墨四大家”。其中績溪胡開文遵循古法的同時又善于創新,在林立的墨廠之中風頭一時無兩。

    二百年如彈指一揮間,如今底蘊豐厚的績溪胡開文墨業傳到了汪愛軍的手上。“我是1985年開始從事這行,有三十多年時間了。一開始從煉煙開始學,是從最苦、最累的地方去學。”汪愛軍回憶道。

    煉煙、和膠是徽墨制作的兩大法門。由于煉煙的松木需要在含氧量較低的狀態下燃燒,因此煉煙的廠房常年不通風,既悶熱又容易缺氧。將煙、膠與中藥混合后,還需要經過反復捶打方能均勻混合、成型,古人稱墨為“十萬杵”,指的就是這一過程。煙與墨均需要放置一年以上的時間,經過春夏秋冬之氣吸吐,最終方能成就一錠好墨。

    匠人的汗水終有回報,雖然如今也有成本低廉的炭黑制墨法,但古法徽墨“拈來輕,嗅來馨,敲之鏗鏘,發墨如油”的出色質感卻無法替代。古人稱徽墨為“烏金”,畫家得好墨,正如名將遇良馬,一方好墨可化平面為立體,在單層紙面上疊加出數重墨影。“在黃賓虹、于右任、吳昌碩這些名家的作品里,墨色淡加濃一層一層地疊加,疊得讓你感覺到有無窮的厚度在里面。”汪愛軍說道。

    關于墨,最為恣意的想象當屬李白,在安史之亂的第二年,年輕的僧人懷素與李白相遇,大醉之后,懷素揮墨為狂草,筆勢如驚風驟雨、落花飛雪,李白稱之為“墨池飛出北溟魚”。遙想當年,年輕的草圣與好酒的詩仙舉杯放歌,酒、墨,書法與文學融徹一體,定格了中國文化最快意豪情的瞬間。

    傳承,守故出新

    “過去我們都說手藝人,離不開這個‘手’字,但真正來講,還應該是堅守的‘守’。”在41年制筆生涯中,張文年制作了上千支宣筆,其中不少是對古代名筆的仿制再現。

    “傳承是我們的根,創新是我們的命,我們要生活,我們也要守住傳承,創新就是發展。”為了滿足創作與題跋的雙重需求,張文年首創“子母筆”,母筆大,適合書寫繪畫,子筆小,適合題寫較細小的跋款,子筆藏于母筆筆桿之中,攜帶方便,趣味橫生。

    而對于汪愛軍而言,徽墨的傳承是一條崎嶇的山路。在八十年代后期,古法制墨幾乎消失殆盡,整個徽州地區的傳統古法徽墨產量不過幾百公斤。為了傳承古法,重現烏金輝煌,汪愛軍收集了明清以來大量的制墨典籍、文獻,收集的舊墨模多達八千余副,以供鉆研制墨技藝。

    “這里面有學不完的知識。比如熬膠要怎么熬,煉煙的溫度,空氣氧度,煙房里空氣流量的好與壞,慢慢的就感覺到這里面有了味道。不斷有文人墨客講這個墨差、那個墨好,這又迫使你要去研究好東西。”古舊的書籍與墨模沉默無聲地見證了徽墨從低谷重新煥發生機的過程,也見證了一代代手藝人的傳承之路。

    傳承并非故步自封,幾乎所有傳統工藝都面臨著時代變遷的挑戰。在191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一樣來自中國的展品得到了一致好評,被授予金質獎章,這便是胡開文墨廠研發的描金“地球墨”,描金技術令徽墨呈現出璀璨耀目的色澤,而新奇的地球樣式則象征著中國與世界文化交流的非凡意義。時隔百年,汪愛軍經過鉆研,精心仿制了當年令世界矚目的地球墨,時代雖不同,但守古法、行新路的身影卻跨越百年重合在一起。

    就在1915年的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還有一樣來自中國的美酒,以其出類拔萃的品質,揚名海內外,那便是五糧液。“五糧液”之名,來自1909年宜賓的一場名士雅集。當開酒之時,醇香滿室,引人沉醉,美酒入口,一種奇跡般的平衡風味在舌尖綻放,清而不薄,厚而不濁,甘而不噦,辛而不螫,令人驚嘆。席上,晚清舉人楊惠泉被這種以高粱、大米、糯米、小米、玉米五種谷物釀造的“雜糧酒”所吸引,并特意命名為“五糧液”,取意“集五糧之精華而成玉液”,從此以后,中華名酒五糧液之名便逐漸打響了。

    在中國,酒是古老而神圣的,數千年瀲滟流轉的華夏文化,皆收映在一杯醇酒的波光中。早在殷商時期,出土的觚與爵便見證了人們對酒的喜愛;歷代“祭酒”的官名,則寓示著酒之于禮儀的崇高地位。酒與文人的邂逅,成就了一段段連通古今的佳話:唐代杜甫曾盛譽戎州(今宜賓)郡釀“重碧酒”;而在宋代,黃庭堅則為“姚子雪曲”所傾倒,并贊其“杯色爭玉,白云生谷”;到了如今,釀造姚子雪曲的安樂神泉便坐落在五糧液園區內。

    經過千年歲月的沉淀,從名士杯中的姚子雪曲,到席上惹人驚嘆的“雜糧酒”,再到走入萬家的五糧液,厚積千年的味道愈發醇美。而為了承續這份醇美,五糧液依托源自明初的地穴式曲酒發酵古窖池群,“以糟養窖,以窖養糟”,延續650余年不斷發酵的微生物群在古窖池之中生生不息。千年歲月洗盡鉛華,可五糧液卻始終堅持著傳統釀造技藝,維系著古酒真味。

    李白酒后曾豪言,以天上北斗舀酒,與飛天六龍盡觴,在中國人眼中,酒的精魂不僅在古雅醇厚,也在蓬勃而發的創造與想象。源流古老的酒香承載了五糧液深厚的歷史積淀,也激發了一代代五糧液人無窮的創新靈感。在傳統基礎上,五糧液總結提煉“種、釀、選、陳、調”美酒五字訣,令古法與現代科技融合無間。古人相信,時序流轉會為美酒帶來奇妙的變化,而五糧液從選糧配料、磨粉制曲、釀造發酵至開窖取酒,每輪次發酵時間就需70天,雙輪發酵達140天,發酵期之長,達到各香型白酒之最,以光陰之力,求索穩定醇和的妙味。而科技也為五糧液帶來了蓬勃生機,其首創以酒調酒的勾調工藝,結合科學數據分析技術,調和不同基礎酒、調味酒,進行綜合平衡,達到各味諧調與恰到好處的酒體風格。傳承千年的浩浩之美與現代工藝的勃勃生機碰撞、融合,于杯盞之中溢出和美醇香。

    從瓷器到古琴,從花絲鑲嵌到文房四寶,當科技為生活帶來巨變,國禮古拙的光彩卻更加令人向往,大國醇香的魅力也愈發使人迷醉,而這背后,是大國工匠的堅守傳承與銳意創新。

    國禮之“禮”,不僅承載情誼,更如一方明鏡,流轉在時代浪潮之中,參與無數人生甘苦,又鑒照文化的流變,賦予文化新的生機。國禮如此,以五糧液為代表的酒文化亦是如此,酒可獻之以祭禮,可酌之以自勞,可舉杯與友人言歡,亦可于碧云朗月之下怡情自斟,它與文人的悲歡相通,與時代的脈搏共振。以一杯醇香,敬國禮,敬盛世,敬千古風華,敬大國禮遇萬邦的自信姿態。

      關鍵詞:五糧液 南方周末 文房四寶  來源:佳釀網  企業供稿
      (責任編輯:程亞利)
    • 上一篇:落實新國標,白水杜康全國市場再規范工作大會圓滿成功
    • 下一篇:沒有了
    • 商業信息
      34亚洲无码
    • <table id="iik22"></table>